华声在线> 幸福潇湘>新幸福女神>正文

《大小谎言》作者:不同阶层的女性,却有共同经历

2020-07-02 16:13  [来源:新湖南]   [编辑:]
 根据澳大利亚作家莉安·莫里亚蒂同名小说改编的美剧《大小谎言》,因其女性主义叙事、明星班底的精湛表演打动全球的观众。该剧曾获艾美奖最佳迷你剧奖,在世界各地引发关注和讨论。故事发生在澳大利亚一个宁静的海滨小镇比利威,情节围绕三位母亲、两个秘密和一个与死亡有关的谎言展开。小说涵盖了亲密关系暴力、婚外情、校园暴力、困扰母亲的种种共性烦恼,和作家的前作《别对我撒谎》一样,写作对象依然是澳大利亚主妇们平淡生活下的暗流。

《华盛顿邮报》评论道:“莫里亚蒂揭示的家庭问题是令人熟悉的,即使我们猛烈摇头,假装这种可怕的正在发生的事——家庭暴力和欺凌,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大小谎言》中可不仅仅讨论女性问题、塑造女性群像,对家庭暴力和校园霸凌,理想的夫妻关系和家庭关系,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的保护,都有所涉及。

近日,我们专访了莉安·莫里亚蒂,和她一起讨论了《大小谎言》的灵感来源、写作态度、人物形象等议题。莫里亚蒂是否认可自己女性主义作家的身份?为什么会集中在小说中探讨女性问题?为什么母亲们可以克服阶级和文化的差距缔结友谊?破碎的家庭到底会给未成年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大小谎言》,【澳】莉安·莫里亚蒂著,康学慧译,北京联合出版社·大鱼读品 20204月版

我很认同自己女性主义作家的身份

新京报:《大小谎言》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莉安·莫里亚蒂:创作灵感是我在另一本书中遨游的时候想到的。书中的人物为了参加学校夜晚的活动,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一条完美的项链,她和朋友们都打算化妆成奥黛丽·赫本。出于某种原因,那些打扮成奥黛丽·赫本的母亲形象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然后我想象了一下如果所有的母亲扮成奥黛丽·赫本,所有的父亲扮成猫王,他们之间是否会有什么争吵?宴会会不会出现骚动?我对这个场景很着迷。尽管我没有参加学校的活动,但我最近第一次成为了学校里的母亲。对于母亲们的世界,我来晚了,我倾向于用游客的眼睛观察育儿世界。我想探索这个平凡又非同寻常的育儿世界。

新京报:有评论认为《大小谎言》是一部女性群像小说,主要书写的是女性在家庭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评价?你认为自己是一名女性主义作家吗?

莉安·莫里亚蒂:是的,我的创作主要与女性和家庭相关,对此我很高兴。我认同自己女权主义者和作家的身份,从技术上说,这种认同使我成为了一个女性主义作家。当然我不是特意去探讨女性主义话题,我不过是在书写一些困扰我的苦恼。

 

 

《大小谎言》剧照。

新京报:小说可读性和文学性之间的博弈是每一位作家都要面对的,而《大小谎言》是一个既畅销又取得了一定文学成就的小说,改编成剧集之后也大受欢迎,你在创作过程中是怎样平衡两者的?

莉安·莫里亚蒂:我觉得如果我坐在桌前写作的时候想着如何平衡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商业价值的话,我会恐惧得四肢瘫软。我只是尽己所能讲一个故事,剩下的价值和意义都是由世界各地的读者赋予的。

至于《大小谎言》被改编成美剧,这部剧之所以这么成功,是因为它聚集了很多人才:制片人、导演、编剧,还有那令人难以置信的明星演员。我很喜欢这部剧,在屏幕上看到这个故事我感到非常惊奇。

不同阶层和文化背景的母亲,

可以克服差异缔结友谊

新京报:在全球范围内,被强奸的女性都有可能遭受荡妇羞辱,这是一种广泛存在的受害者有罪论。在你的小说中,女主人公之一简疑似遭受强奸生下了儿子,默默忍受其他人异样的目光。你通过塑造简的形象,想对读者传达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莉安·莫里亚蒂:严格意义上,小说中简并没有被强奸,而是在男女双方都同意的性爱过程中,在言语和身体上遭到了暴力。我想表达的是,即使在一场最初都同意的性爱中,也可能感受到困惑、罪恶感和恐惧,甚至最终通向暴力。

新京报:小说中女主人公们分别来自于截然不同的家庭和阶层,但是她们仍然成为了好友。女性情谊可以突破阶层和其他阻碍吗?还是说女主人公们是因为一些类似的遭遇才达成了联盟?

莉安·莫里亚蒂:来自不同阶层和文化背景的母亲都可以分享相似的经历。这就是为什么她们的友谊能克服彼此的差异。

比如说,家暴问题在全球女性中广泛存在,也是小说探讨的重要话题之一。我的小说倾向于讨论广泛影响妇女的问题,而家庭暴力是其中之一。

 

 

《大小谎言》剧照。

新京报:小说展现了很多家庭、亲子间的矛盾,也提到了照顾孩子往往是母亲的天职,父亲只要接送孩子上下学都会被夸奖的这种现象,那么你认为一个理想的家庭应该是什么样的?在当下社会,理想的亲子关系和夫妻关系很难缔结吗?

莉安·莫里亚蒂: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家庭,真正重要的是,不论父母的婚姻状况如何,孩子都能拥有安全感和被爱的感觉。

我们的社会正在不断发展,我们越是广泛讨论已经存在的不平等现象,我们就越接近平等、灵活、平衡的结构。男女都可以工作和养家,男性不必牺牲家庭时间,而女性也不必牺牲自己的事业。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前进了,但还是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新京报:你现在还有什么创作计划吗?能否介绍一下。

莉安·莫里亚蒂:我能告诉你们的是,我的新小说已经写了一半,这是一个和网球运动员的家庭有关的故事。

/彭镜陶

扫码关注公众号

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致信人民网网友:携手“湘”见更加美好的未来

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