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 幸福潇湘>副刊艺苑>正文

又遇春风

2018-12-29 10:01  [来源: 华声在线]   [编辑:谢高峰]
 
戴端作品 《春暖》

  

戴端

我知道了,迎春花儿为什么会选择在冬的寒风中绽放——她带着一种使命,要在这个季节里等待一场美丽的邂逅。我在想,若能有一种绽放,可以让时光看见灵魂深处的美丽,那么不管是什么季节,我也会选择在孤独中洒脱而决绝地等候,我也会站在岁末的寒风里歌唱,因为我知道我的歌声里有着不变的期盼。我看到了,在季节的更替中,有一种花魂也在时光的尽头守望,那是我生命里的又一个春天。于是,流浪了不知多少季的花儿,在岁月的歌谣里,带着雪花,咏着春风,还带着一点稚嫩的羞涩寻路而归……

在艺术创作的记忆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痴迷与欣喜。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春天,一曲缀满银饰侗家少女的“林中情歌”开启了我工笔人物画创作的篇章,首件入选省展的《农家乐》记录了村野瓜棚劳作中的父子亲情,多年坚持创作了一批表现勤劳朴实农家少女的“绿土风情”,在“铺满红叶的路上”,追逐纯全素洁的“清风雅韵”……还有《圆·美的使者》《村姑》《轻轻风》《芳心》等,在传统工笔技法表现的基础上追求绘画的装饰性,用女性的温柔,浪漫而厚实地表达淳朴自然的民俗风情,其画风得益于原湖南省轻工业专科学校工艺绘画专业的系统学习,而后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习设计,又一次耳濡目染地影响了我对绘画艺术语言和形式的理解。

199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由省委宣传部组织策划的纪念田汉诞辰100周年,以《国歌》为主题进行“湖南田汉大剧院大堂壁画方案”竞标活动,活动要求作品传达《国歌》思想内涵,在绘画语言和形式上避免红色题材的传统审美样式,将历史、现在、未来融为一体,真正将其思想内涵升华为缅怀过去、赞美今天、昭示未来的“世纪之歌”!经过数月创作,我的《世纪之歌(国歌)》终于孕育出来。该作品从省内外近百幅竞标方案中脱颖而出,一次性获得中标采用,博得了省内外专家和观者的好评,先后入选全国第十届美术作品大展和首届全国壁画作品展,获得省优秀美术作品展银奖,同时在《美术观察》《装饰》《湖南美术50年》刊登发表。有评论称“作品集思想性、艺术性于一体,既表现了历史的凝重和沧桑,又传达了鲜明的时代性,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

又是一季春暖花开,“我依恋生命里的绿,因为她清纯而充满梦想;我钟爱自然中的绿,因为她清新而充满生机……”2009年春我应邀在英国成功举办“乡间·情”中国画个人作品展,展出的20多件作品,以恬静而朴素的艺术语言,描述寄情故土、放歌异乡的笔墨情怀。不少观者感叹:仿佛融入了故乡如歌的童话里……那畅快淋漓的水墨画笔,书写着作者淳朴自然的甜美心境;那色彩斑斓的乡间小景,有儿时童趣的回忆和梦的追逐;那清韵滴翠的绿荫里,有少女春的耕耘和秋的期盼。一位华人艺术家评价:观其笔墨,包含神韵和墨色的相融与松灵动变,使其作品有如“春草沾露”般的清新润泽;读其画面,不失传统而又奔放洒脱的艺术形式,有如“春树挂丹”般的风雅明丽。开幕式上,当地市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称赞此次画展“是中英两国文化与艺术交流的一个值得纪念和庆贺的盛典”。这阶段我大胆尝试了将产品设计表现技法与传统的中国水墨写意及多年潜心研究的工笔人物画线描结合,虽然还很不成熟,但在对传统中国水墨画技法与形式语言的创新突破方面有了一次难得的体验。

又一个冬去春来的季节,我尝试将泼墨写意花卉与线描人物结合,弱化了传统绘画中的晕染方式和表现形式,更多地吸收了传统文人画的审美意趣,如《迎春系列》变刻意的描绘为率真的写画与泼洒,并尝试将村姑野花与田园清趣诗化在自然与生命的内在交融中,作品《花之荫》《风之律》等,画面追求律动、清扬的气氛,人物刻画尝试在具象中写意,以淡墨勾写,虚虚实实,与背景的泼洒炫动有机结合,画面的整体效果多以主观审美的需要来处理疏密及色彩关系。我想我所尝试的不仅仅是技法的转变,更希望是一种境界的提升。

扫码关注公众号

昨天,湖南省委书记去了趟华为长沙分部

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