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 幸福潇湘>副刊艺苑>正文

将书法揉进生命里

2018-12-29 09:59  [来源: 华声在线]   [编辑:谢高峰]
 
 
潘锦霞书法作品(局部) 

 

孙太平

和潘锦霞老先生相识,是因为师弟凌君。他说他有个师父在浏阳,90多岁了,书法很好,邀我同去拜望老先生。择日我们去了潘老家,见老先生精神矍铄,其书法真力弥漫,心生敬仰。

潘老在浏阳差不多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一是源于他的书法确实好,二是他乐于为乡邻服务,80多岁时还提着油漆到处为永安镇百姓、村庄题写宣传语。10年前的上海世博会,当时已87岁高龄的潘锦霞的书法作品入选,这位默默无闻的乡野书家终于名声远扬。

潘老家住永安镇丰裕社区,搭车到集镇,还需坐摩托车行驶十多里方能到达,属于偏壤。据说一次有记者去采访他,与一个曹姓摩的司机搭话:“请问你知道你们这儿有个会写字、姓潘的人吗?”“你说的是潘锦霞吧!”“曹摩的”不假思索,准确道出姓名。此番我也恰巧遇到“曹摩的”,聊起潘老,他滔滔不绝:“他在我们这儿可有名了,住哪儿我知道。他字写得好,我们这儿谁家开店或是办红白喜事,都会请他去写字。”从永安镇中心到丰裕社区十多里乡道,一路上都能看到他写的宣传栏。“这是我去年亲眼看见他写的。”“曹摩的”指着路边一处黑板上整版的油漆正楷字:“他一个人写了好多天,悬着手写,年纪那么大,真不容易。”

潘老最拿手的是行楷,厚重端庄,用笔轻松。他的书法师出有门: “我的老师是一个清末秀才,叫潘仲青,曾去日本留过学,后当过国民政府铨叙部委员。”铨叙部负责所有公务人员的铨叙、抚恤、退休及其任免、考绩、升迁、褒奖等事项。后来,潘仲青辞官回到丰裕,在老家当了一名教书先生。“他的字写得好,在全国都有名气,我跟他学了两年。”潘老说,“我们那时写小字,运笔要圆润、娟秀、挺拔、整齐,这不是件容易的事,要日复一日地写。”真正开始写大字,是他回浏阳做教师后。

潘老有点驼背、耳背,做什么事情都慢慢来。可一回到工作台前从事书画和诗词创作时,立马就判若两人:眼也不花了,手也不抖了,那神情、那状态起码年轻了一二十岁。这样的一种生命状态,应该是一种把书法揉进生命里的美好样子。

潘锦霞先生不仅精于书法,诗书画印也有造诣。他说:“我从小时候起就喜欢读诗,退休后,每天看看书,写写画画,写些诗词对联赠送给熟人、朋友。大家你来我往、此唱彼和,没想到会一发不可收拾。”上世纪60年代,退休后的潘锦霞与几位老朋友成立了一个诗词兴趣小组,冠名“夕阳红”,正式开始了“等闲老去作诗人”的文艺范生活。为此,潘老再次开启学习历程,对诗歌格律理论、创作无一不认真学习。他的诗歌进步惊人,深得淮川诗社几位老先生的好评:潘先生的诗词轻快自然,畅达而富有意趣,既有耐人寻味的典雅之作,亦有让人忍俊不已的诙谐幽默之作。例如他的《咏笋》:“峥嵘竞指雨余天,不共凡葩斗艳妍。劲节高风俦可比,亭亭玉立碧莲池。”

2004年,锦霞老将自己历年来创作的诗词收集在一起,出版了一本诗集《劬园秕稿》。老人家十分谦虚地表示:“我不是诗人,更算不上诗人,只是喜欢诗词而已。”而对于绘画与篆刻印章,老人微微一笑说,书画不分家。

扫码关注公众号

昨天,湖南省委书记去了趟华为长沙分部

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