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在线> 幸福潇湘>副刊艺苑>正文

那些年的食物

2018-12-29 09:54  [来源: 华声在线]   [编辑:谢高峰]

罡昳

上世纪70年代末我还是个小学生,那时的食物少之又少。记得母亲买回来许多猪尾巴,用谷壳、糠头等熏制备存,隔三差五当作荤菜。现在想来定是便宜些,充当了猪肉的替代品。母亲还用黄泥或盐水做些腌鸭蛋,成了餐桌上的一道主菜。吃时一剖为二,或一剖为四,还不时回顾她在双峰荷叶老家上学时老师讲曾文正公带只腌鸭蛋到湘乡赶考,回来还剩半边的逸闻,顺带提醒少吃点蛋,多咽点饭。后来还真见过齐白石的一幅小品,画的是切开的腌鸭蛋——切成了四分之一,愈是勾起了儿时的记忆:咸淡适中的蛋白,橙红的蛋黄且流溢金黄的油液……

还有俗称的“鱼冻子”,现在的小孩只怕闻所未闻,可谓贫瘠岁月的美食。其实就是鱼汤凝固后其色如胶如琥珀,形若果冻,那真是一口鱼冻就一口饭,简直触脂咀玉一般,只是得小心鱼刺。家里冰冻板油熬猪油剩下的油渣,现如今讨论或有致癌之虞,那时节搁点青辣椒炒拌一下就是一道正菜。用一小调羹猪油放到米饭里面,热饭的温度让猪油慢慢融化,上面再滴几滴酱油,香气四溢,菜也是它,饭也是它。在穷困的年代中,猪油拌饭是我童年的山珍海味。

说来现在的小孩不相信,那时连豆腐脑这般寻常食物都要天没亮就要到豆作店排队才能买得到,要不餐桌上少了豆腐汤还怨不了别人,哪个叫你睡懒觉吧!彼时尚无摊贩,集体的蔬菜店、肉店林林总总遍布大街小巷,若那时要是认得其中的职工,是颇值得炫耀的,因不时可购得为你内留的一蔸新鲜白菜,或是一块上好的排骨。伯父当年是湖南湘潭十八总荣湘食品店的会计,依稀记得有次遵母亲吩咐,穿过店堂到后面的生产车间找伯父买过一次内部冰糖,现在想起真是好笑,可这是当时生活的真实。

那时的食物很是短缺,定量供应凭票购买,非得奉上粮票、肉票、糖票、油票等,光拿钱是买不回食糖、饼干、香干这些东西的,哪像现在超市用微信支付这么简单。饼干的品种也少得可怜,记得有种动物饼干,是依各种动物的形状做的,制作较粗糙,如今是拿不上台面了,可对那时的我来说,还是食若甘饴。稍后市面上出了一种杏仁饼干,是改革开放的初始产物,如一角钱硬币大小,面粉里掺入了鸡蛋,色泽如杏般金黄,一边扁平一边圆,比较精致,嚼在口里一种温酥清淡的杏香沁人心脾。

若逢年过节,花生、红薯片等也吃得津津有味,平常时分,蚕豆、黑豆亦嚼得饶有兴味,香喷喷的、咯嘣嘣的。哦,还对走街串巷、一两月才来一次的打“人参米”(爆米花)师傅望眼欲穿,等他来了,小孩们早把自家的脸盆放在地上排队。“嘣”的一声,打好的“人参米”淳厚清香弥漫在空气中,那是孩子们最神气的幸福时刻。还有香味四溢的烤红薯,惹得我常于炉桶前流连,甚至连鱼骨、红薯粉这些也放到煤火上烤着吃,别有一番风味……

味蕾舒展,依据舌尖的记忆在键盘上敲打这些方块字,无异乎是完成了一次从口到心的旅行,是气味、滋味与回忆的重逢。儿时物质匮乏惟求吃饱,没有营养、方便、多样化一说。现如今不仅要吃好,还要吃得健康。从当年母亲精打细算拎回家的菜篮到如今“天天过年”的饭桌,营养均衡观念入脑入心,高盐高糖的食物还须控制,这难道不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百姓生活贫富盛衰的一个缩影吗?

扫码关注公众号

昨天,湖南省委书记去了趟华为长沙分部

扫码关注公众号